或许是春天来了的原因,万物苏醒的感觉像极了初恋,稚嫩又新鲜。当我看到梓涵的第一眼,就被她 又纯又素的模样深深吸引,青涩的脸像初开的樱花,不敢触碰,就怕伤了花瓣,掉了花蜜。只敢用眼睛望着, 舍不得忘记。她淡施粉黛,肤如蛋清,纯净无瑕的静静靠在冰冷的窗前,看着院子里的雪花,最后还是没能忍 住,成为这纯白中最初的粉色。

专题:

1/15>>|